綻放的嬌妻 4 - 优优色影院

綻放的嬌妻 4

看我笑嘻嘻的樣子,老婆有些生氣:" 你真變態,老婆讓人干了,你開心了。

" " 你開心,我就開心。" 我嬉皮笑臉的。

  老婆白我一眼,想起身去清洗。

  " 別動啊。" 我一把摟住她。

  " 幹嘛,都流出來了。" 我低頭看去,好傢夥,年輕就是年輕,這一會兒了

妻子雙腿間還有大團白稠的粘液流出來,讓我剛剛有些疲軟的陰莖一下樹了起來。

老婆也發現了,瞄了我大鳥一眼:" 你還真變態。" " 是啊是啊,我是變態。"

我趟在了她身邊,將她摟在懷裡," 剛才爽不爽?" 老婆悄悄瞟了一眼趟在她另

一邊休息的耀,有些臉紅,幾乎難以發覺的點了點頭。

  " 你爽我就開心了,老婆,我愛你。" 我親吻著妻子的耳垂,在她耳邊輕聲

說。

  聽著我的表白,感受著耳垂的挑逗,老婆又閉上了雙眼。我貼著她光潔的屁

股,感覺到怒放的大鳥馬上陷入了一片沼澤,黏黏的,有些覺得噁心,又覺得異

樣的刺激。幾乎不需要對準,也不需要用手扶穩,只要臀部向前用力,長桿就能

順著無比潤滑的水道暢通無阻的前行,就想有導軌一般,直接擠進了老婆的雙腿

間,我可以很明顯的感覺到陰莖瞬間被股股不知是老婆分泌的還是耀殘留的粘液

包圍,隨著陰莖的深入,灌滿老婆陰道的液體還因為異物的進入被擠出,冒到了

我的陰囊,有點溫溫的。

  剛剛高潮兩次的老婆此刻的感官正是敏感的時候,加上感覺老公異於平常的

堅硬,她有些詫異的半回過頭:" 老公,今天你好硬。" " 不能將讓你爽的責任

老交給別人啊。" 我說,然後下體開始抽動,強烈的潤滑根本已不需要我再有什

麼前戲。

  " 啊,好舒服……老公……啊……今天你好厲害……啊……" 在我干妻子的

時候,她明顯放開的多。這讓一旁邊休息邊觀看我們夫妻恩愛的耀有些吃味,他

又爬起身,準備一同加入戰團。

  妻子正閉目享受著我的衝刺,一張嘴突如其來的將她的乳頭含在了口裡。"

啊!" 她刺激的大叫一聲。

  我跪在妻子的雙腿間,將她雙腿併攏抱在我懷裡高高樹起,觀看著自己長長

的陰莖在老婆泥濘白濁的陰道快速進出,老婆的上身則被耀佔領著,來回吃著她

粉嫩的乳頭,發出" 滋滋" 的聲音,吃奶聲、抽插的" 呱唧" 聲響成一片,雙重

的刺激下,老婆的口中已愔愔嗚嗚的不知發出什麼聲音,我與老婆下體的粘連也

越來越粘,抽動的陰莖像是裹上了一層奶泡,幾乎看不出了原來的顏色,老婆屁

股下的床單已狼藉的似乎尿了床。

  老婆的呻吟讓耀很快又有了反應,他在玩弄了老婆雙乳一陣後,甚至將自己

的陰莖放在老婆的乳房上搓動,不時還用龜頭在她兩顆粉紅葡萄上抹來抹去。搞

得老婆兩個乳頭也沾滿了亮晶晶的淫液。

  " 娘的,等下還怎麼吃。" 我有些惱火,不過這時候下體的刺激已讓我沒時

間也不想去發火,只是彷彿不知疲倦的重複著抽、插的動作。

  不久,耀已不滿足於老婆的乳房,他跪在了老婆的頭邊。我知道他要幹什麼,

有些吃味,又有些刺激。

  下體和上身的刺激讓雙目緊閉的老婆檀口微張的大口喘著粗氣,忽然,一樣

滑膩膩還帶著幾分腥味的東西跐溜一下鑽進了自己的口中。老婆驚叫一聲,頭一

甩將它吐了出來,睜開眼一看,竟是耀剛射完精的大鳥,她噁心的好一陣乾嘔。

  " 你姐不喜歡口交,覺得髒。" 我對耀說,耀有些尷尬的跪在那裡。

  " 又想了?" 我問。耀點點頭。

  " 你來。" 剛好我有些想射了,但不想就此結束,我乘勢退出了老婆的身體,

耀感激的看我一眼,又猴急的挺起長槍,狠狠的又快又急又準的捅進了老婆的陰

道,他那大得不合比例的龜頭,勢如破竹地長驅直進,大概是猛烈地碰觸到她陰

道盡頭的子宮頸吧,老婆頓時彈跳一下,酥胸一挺,口裡長長的" 唷!" 一聲,

混身酥麻得再也發不出半點聲音,只是用手撫著小腹,張大嘴巴不住地喘氣。接

著就是一陣暴風疾雨般的抽動,讓準備發火的老婆除了嗯、啊,就再也發不出連

貫的聲音來,只剩下了讓人蕩氣迴腸的呻吟。

  " 叮鈴鈴" 的鈴聲在淫亂的房間裡顯得格外刺耳,也讓激情中的三人嚇了一

大跳。是老婆IPHONE響了。我拿過來一看,糟糕,是丈母娘的電話,我趕

緊的遞給老婆。

  " 喂,媽。" 老婆深吸一口氣,盡量讓自己語音正常的對著電話說。

  老婆彷彿一切正常的跟嶽母娘通話,下體裡一根不屬於老公的男根還浸泡在

自己滿是淫水的陰道裡,乳房在男人的手中變形,自己的老公則樹著高高的大槍

站在一旁。這種感覺真讓人瘋狂。

  見老婆的通話還沒有結束的意思,耀惡作劇的將始終泡在老婆陰道裡的下體

向前用力捅了捅,刺激的老婆嘶的吸了口氣,皺著眉頭瞪了他一眼,嘴裡不能停

的跟嶽母娘交流著。耀賊笑著又慢慢動起來,老婆不安的扭動著,一手接著電話,

一手推著耀試圖阻止耀的動作,但幾乎是耀稍一用力,她就被捅得癱軟的捶下了。

老婆急了,惡狠狠的用口型警告耀,並用手伸到雙腿間,抓住那不安分的東西,

不讓它亂動,但早已裹的粘稠滑膩膩的東西如何抓得住?反而弄得老婆一手淫液,

老婆皺著眉頭鬆開手,看看手上的滑膩,噁心的甩了甩,耀則得意的將陰莖大部

分退出來,只留下大龜頭包在兩片陰唇間。

  老婆以為他安分了,正感激的看他一眼,誰知耀忽然壞笑一下,猛的一用力,

整個陰莖瞬間全沒,直抵花心,頂得老婆渾身一哆嗦,差點控制不住的淫叫起來。

  " 怎麼了?" 電話裡嶽母娘問。

  " 沒什麼,我在擡東西。" 老婆撒謊眼都不眨一下。

  耀壞笑著開始了新的一輪抽動,老婆努力想通過與嶽母娘的交流分散自己的

注意力,但那堅強而有力的抽動讓她控制的自己全身顫抖,銀牙緊緊咬著全力不

讓自己叫出聲來,一隻手高高抓起床單,越抓越緊,我懷疑會不會將它扯爛了,

她的呼吸也變得急促起來,說話也有些斷續,幾乎每兩個字她都會停一下,以免

自己控制不住的呻吟會脫口而出。

  終於,在嶽母娘有些疑惑的語氣中,老婆結束了通話," 你真混蛋,差點讓

我出醜了。" 她用力的掐著耀。

  " 那你爽不爽?刺不刺激?" 耀絲毫沒有停下陰莖的動作問。

  " 爽,啊!刺激。" 老婆開始徹底放開了,她猛的身體一扭,下體竟然擺脫

了耀,一把將耀推倒在床上,翻身坐在了耀身上,在我張口結舌中,即使跟我在

一起也難得主動的稍稍將耀的陰莖扶準自己的陰門就重重的坐了下去,肥美的屁

股在耀的身上如磨盤般磨碾,很主動,也帶有幾分狂野。我驚訝的看著判若兩人

的老婆,平時跟我做的時候,大部分時間即使她在我身上也是我動,她極少這樣

淫蕩的主動過,今天倒真是狂放了。

  老婆坐在耀的身上,陰道含住耀粗壯的大鳥,上身微向後傾以便下身能更緊

密、更多的包住耀的陰莖,下身主動的前後磨動著,干到痛快處,她嬌吟一聲,

附身下去將自己的乳房主動送入耀的口中,耀剛吃了幾口,老婆又壞笑著拔出來,

看看他,然後猛得吻住耀厚厚的嘴唇,將自己的柔舌伸進耀的口中,挑逗幾下,

在耀正準備糾纏的時候,又迅速退出來,就在不遠處挑釁的看著他,這少婦挑逗

的風情讓耀也狂放起來,一把將老婆抱住,狠狠的吻了上去,下身快速而瘋狂的

向上挺。放開的老婆判若兩人,也讓我有些受不了,此時,老婆趴在耀的身上,

被趟著的耀緊緊抱在懷裡猛干,我也半趴在了老婆身上,從身後將老婆的雙乳握

住,下身士氣高昂的淫槍在她背後毫無目標的磨來蕩去,好幾次都不小心對準了

老婆的菊門,老婆趕緊在激情中反手將它撥開,可我有些受不了了,只想有個洞

讓它鑽進去,手下的動作也有些粗魯起來。老婆似乎感覺到了我的焦急,猶豫了

一下,將又被耀一手抓捏一口含住的乳房拔出來,直起了身子,回過手抓住了我

的陰莖往前引。

  我有些莫名的順著老婆的力道轉到了她的右前方。只見老婆將我濕漉漉的陰

莖用手擦了擦,嫵媚的看我一眼,在下體仍在與耀糾纏的同時,將它慢慢含在了

口中。

  龜頭進入那滑潤濕膩的空間一瞬間,我幾乎爽得要嚎叫起來。以前背著老婆

跟別的女人做的時候,也被口交過,但從未有讓老婆口交的這樣舒爽、刺激。

  從我的角度,可以看見老婆的屁股沒有停的仍在吞吐著耀的陰莖,而我的龜

頭則被老婆含在了口中,雖然大半截還在外面,雖然老婆的動作還是顯得那麼猶

豫、笨拙,甚至舌頭都盡量的避開我的龜頭,但這種感覺已讓我興奮的幾乎瞬間

要迸發,我趕緊的想了想工作是不是還有沒做完的,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但手已

輕捧住老婆的頭,微用力的示意老婆用嘴更深入的為我服務。老婆明白了,略顯

生疏的一手握住陰莖,開始為我口交。

  前面口交被老婆拒絕的耀見老婆那麼主動的將我的陰莖含在口裡,有些吃味

的更大力幹起老婆來,邊干邊起了身,讓老婆趟下,快、準、狠的插了進去,老

婆呻吟著又將面前的我的大鳥含進嘴巴。

  耀把下體前後擺動,用陰莖在老婆的陰道裡出入抽送,老婆的小腿在他背後

越舉越高,十指蹬得筆直,硬挺得活似在抽筋,顫抖得又像在發冷,一雙紅唇緊

緊地含著我的陰莖,還深深地往裡吸氣,啜得我龜頭稜肉鼓脹,而她的兩邊臉皮

卻往下凹陷,彷似一對笑出來的動人酒窩。

  我和耀互相面對面,各自在她上下兩個小洞裡盡情提取快感,抽插得樂極忘

形,這樣對著幹有個好處,就是不單可以自己一邊抽送,還可以一邊觀賞著對方

陰莖在她洞內不停出入的情景,刺激得連眼皮都捨不得眨一下,肉體和精神同時

都得到無比滿足。老婆胸前一對滑乳,早被我倆不約而同地二一添作五,一人一

只握在掌中,搓完又抓、抓完又揉,玩得她眉如春柳、醉眼如絲。

  可能是我又硬又脹的陰莖把老婆小嘴撐得太累了,她讓我在口裡抽插了不一

會後,便側一側腦袋,將陰莖吐退場門外,握著包皮往根部捋盡,令龜頭更形怒

凸,然後無師自通的伸出舌尖圍著稜肉四周舔舐,撩了好幾圈後,又再張嘴一口

含回,雙唇緊包著龜頭吮啜,舌尖力抵著馬眼狂點,搞得我龜頭酥麻,兩腿發軟,

再也蹲不牢,不由自主地坐到床面,挺起雞巴隨她擺弄,以逸代勞地任她舔啜吞

吐。

  時耀幹得性起,索性將她兩隻小腿提起,擱上自己肩膊,等她屁股離床幾寸,

挺著下體,讓陰莖插得更深更盡,他雙手撐在阿桃腋下,兩腿後蹬,俯下的上身

將她兩條大腿壓低得幾乎貼到乳房,然後屁股像波浪一樣上下起伏,棍棍到肉地

把她陰戶插得" 啪!啪!" 作響。如此大的動作終於讓老婆再也沒有精力為我口

交,雖然一隻手仍握著我的陰莖,但靈魂早已被干到九霄雲外,只剩下了以往在

A片裡經常聽到的呻吟。

  我跪在一旁,看著兩人那淫靡的陰莖在老婆陰戶抽送的美景,她濃密的陰毛

遮不住勃得硬挺的陰蒂,已經脹大得鉛筆頭般粗了,在黑漆漆的陰毛叢中露出粉

紅色的尖端,活像一個小小的龜頭,被不斷反動著的小陰唇牽扯得一冒一冒,我

被引誘得不禁伸出手去將它撚住,輕輕來回搓轉,弄得老婆一邊顫抖一邊求饒︰

" 哎呀……別這樣……受不住……不來了……噢……你們這樣折磨……我要死了

……哇……不行了……又要了……" 一個強烈的高潮又再把她弄得顫抖不堪,耀

不知是否受到陰戶抽搐引起的吸啜感刺激,竟一起和她同時顫抖起來,抽送變得

慢而有力,每挺盡一下,便打一個哆嗦,相信每一下抽搐,便代表他在陰道裡面

射出一股精液,連續抽搐了七、八下,才筋疲力盡地停下,喘著粗氣,但恥骨依

然用勁抵著老婆下陰,讓仍未軟化的陰莖像個塞子一樣堵著陰道,不捨得將它拔

出來,直至陰莖越縮越小,跟隨著大量湧出的精液掉滑出外時,方依依不捨地把

她雙腳放低,軟軟地躺到仍在痙攣著的老婆身旁。

  他以結束,我便迫不及待的提槍上馬,又插進了老婆那兩次被別的人射精的

陰道中,還未回味過來的老婆尖叫一聲,又陷入了新的一輪淫亂……

  當我狠狠的將最後一滴精液射進老婆體內時,老婆已癱軟若泥,動都不能動

了。我和耀也精疲力竭的趟在老婆兩邊,手仍在她赤裸的身體上徘徊。

  " 不要了,真的不要了,感覺都快瘋了。" 老婆喃喃的,雖然雙腿間狼藉的

難受,她也沒力氣爬起來清洗,要知道平時我們夫妻每次做完,就是戴著套她也

要完事後清洗的。

  " 我要去洗澡。" 老婆彷彿在對自己說,又彷彿在告訴我們。

  " 來,我們抱女皇去洗澡。" 我強爬起來,對耀說。兩人笑著一同將老婆抱

胸抱腿的抱進了浴室。

  " 我沒力氣了。" 老婆撒嬌的說。

  " 不要你動,我們來伺候你。" 我壞笑著說,從背後抱起老婆的雙腿,就像

以前給小孩抽尿一樣,讓老婆雙腿盡可能叉開,那狼藉淫靡的陰戶就那樣赤裸裸

的暴露在耀的眼前。

  " 老公,你太壞了。" 老婆有些害羞,又有些好笑,想掙又沒力氣,只能這

樣讓我抱著,看著耀拿起蓮蓬頭,很認真、很仔細的清洗著自己的下身,真的很

仔細,為了徹底清洗,他還用手指扣進老婆的陰道,扣出大股大股的精液,每扣

一下,老婆就渾身哆嗦一下,身體不安的扭動著。

  " 別亂動,不然清不乾淨呢,小心懷孕了。" 我說。老婆果然不敢再亂動。

  待老婆陰戶中再無異物流出,又用香皂好好清洗一遍後,耀說:" 我再仔細

看看洗乾淨沒。" 此時老婆的陰唇已全部打開,粉紅色的陰蒂就如蚌肉半嬌嫩無

比的展露在外,耀又如發現寶貝一樣的用雙唇將她陰蒂夾住。

  " 哎呀" 老婆腿幾乎踢了出去," 不要了,求求你,真的不要了,我下面好

痛。" 她哀求著。

  我知道,今夜從未有過的癲狂一定會讓她有些受傷了,於是放下了老婆,提

議休息。耀只好也同意。

  那一晚我睡得很沈、很香,期間隱約的聽見老婆和耀在爭論什麼,又感覺到

他們的扭扯,但極度的疲倦讓我沒有掙開眼。

  第二天,直到中午我們3人才起床,開車回到本市,吃完午飯送走了依然戀

戀不捨的耀。

  開車回家的路上,我問起老婆昨晚我睡著迷糊中她和耀的事,老婆才吞吞吐

吐的告訴後,後半夜耀又要幹她,但她太累了,而且下面因為紅腫有些疼痛,於

是耀試圖去幹她後門,被她堅決拒絕了,最後拉扯中,老婆只好無奈的又為他口

交了一回,不過老婆堅決的表示:她沒有讓耀射進嘴裡。

  說完這些,老婆歉意的望著我:" 對不起,老公。" " 沒事,老婆。" 我伸

過手握住她," 我愛你,老婆,一輩子……"